-----------------------------------------------------------分割线-----------------------------------------------------------

-----------------------------------------------------------分割线-----------------------------------------------------------

妻子被小鬼日了(1-2)

              第一章、诱饵  我叫王伟,今年二十七岁,是一位IT工程师,年薪五十多万,这年薪对於我来说算是事业有成了,其实工资不是最让我骄傲的,让我骄傲的是让我追到了现在的妻子曲颖,说起这件事就让我有点骄傲,我能在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不得不说我

黃蓉襄陽後記

一進到門裡黃蓉就看到一個男人背對&#

爸爸和弟第一次姦淫我

剛從公司下班,由於明天就是周休二日,所以很多事情都要趕著先告一段落,當完成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看看時候還好,所以就撘公車回去。在坐公車的時候,由於有座位,再加上堵車的緣故,所以不知不覺地就睡著了。當我醒來的時候,才發現已經是在公車總站,那裡離我該下車的

姑媽表妹好母女花

王鵬姑媽是他爸爸的姐姐,名叫王晴。她生了個女兒叫做婷婷,比王鵬小,是他的表妹。婷婷則只比他小一歲而已。王鵬從小和表妹青梅竹馬,小時候一起吃、一起喝,甚至常常一起洗澡、一起睡覺。後來王鵬和婷婷分別考上了不同的大學,住在了不同的城市,但是情深意重的兄妹情並沒有因此

想到表弟心就癢

白娜的舅舅在她就讀的大學所在的城市工作,是公安局的書記,而她的舅媽在外貿局工作,平時她一有時間就去她舅舅家,有時趕上周末就住在舅舅家,反正有的是房間,舅舅有一個兒子,就是白娜的表弟,小她四歲今年剛好十五,叫小德,在本市體校踢足球。一想起表弟小娜心就癢癢的,想起

與繼妹在一起的晚上

小妹琦玉最近從外地學校回來,她是繼母的女兒,平時住在專科學校的女子宿舍,假日偶爾才會回來,由於學校放暑假才回來住,琦玉今年十八歲,很像繼母,非常漂亮,尤其還擁有魔鬼般的身材,我最喜歡從後面看琦玉,女人的曲線簡直被她表現得淋漓盡致。我最大的幻想,就是能娶上一個像

弟弟偷看姐姐換衣服…沒忍住…

「小弟!……下來吃飯啊!……」姐姐甜美的聲音從樓下傳來。「不吃!……沒有胃口!……」我怒沖沖回應道。「真的不吃嗎?……今天可是你最愛吃的扒燒雞啊!……」「我說不吃就是不吃,你羅嗦什麼?」我有些不耐煩了,沖著樓下大聲喊道,然後把門「咚!」一聲用力關住。「唉~!這

調教淫蕩小姨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隻有一些無

非常誘惑的亂倫

我在家裡五個小孩中年齡是最大的一個,在小的時候因家不大臥房只有幾間,所以在我小時都是跟我的父母一起睡,而我睡覺時最喜歡一邊睡一邊用我的手摸著媽媽的頭髮,媽媽也很喜歡頭被我小手撫摸的感覺。但在我七八歲時我有了我自己的房間和我自己的床,但家父因工作時間不定的關系常

和女兒們做愛

門〝碰〞地關上。妻子一走我立刻緊緊摟住女兒,擁吻了起來。「別這樣,嗯..爸爸,妹妹她在家呢。」曉雯她擺著頭、微扭著身體,輕輕地抵抗著。「他們不會進來的。」我毫不理會她的抗拒地把她抱上床,開始伸手撫摸她的臉頰。「不要.嗯...爸爸.別逗了嘛。」她繼續掙扎著。我索

表哥表妹鴛鴦浴

振輝因為要準備考插班考,所以特地北上來準備考試。因為想要省錢,所以他就去跟表姊瑞蓉借地方住。瑞蓉表姊雖然只比振輝大一歲,但是已經在社會上做事好幾年了,而且因為外型亮麗,身材又高挑,所以目前正在從事模特兒的行業。當振輝提著包包按照地址找來的時候,他看到一幢獨門獨

漂亮媽媽多年守寡,兒愛她

我今年20歲了, 180的個頭,在讀大學。我爸死的早,就我和媽媽共同生活,媽說爸是在美國被飛機撞死的。那年我媽剛懷我時才18歲。我爸生前是個公司的老闆,爸死後媽媽賣掉大部股份,財產富有,所以吃穿不愁,慢慢的把我養大。所謂溫飽思淫慾,因我從小不愁吃喝,媽媽的錢盡

姊妹 與 夫

我這天提早下班回家,當我開門之後,突然發現有人影從我的房間閃出,我走回房間,看到我的衣櫥有被打開過的跡象,而且裡面的內衣褲都有被挪動的樣子,這時候我的心裡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來到弟弟的房間,敲敲他的房門,看到他睡眼惺忪的過來開門,但是我很清楚他只是裝模作樣

公公的愛撫

一陣涼意從腳底爬了上來,是爸爸拉開了蓋在我身上的棉被,他帶點冰冷的手深入我的睡衣握住我的雙乳然後擰得我的乳頭有些發疼,然後他顧不了我的睡意右手拉下了我的三角褲,靈巧地搓揉我的小穴,我已禁不住地喘息著。他的食指及中指就像似得到了同意竟夾住我的陰核,無可遮掩的淫水

表姐來拜年卻變了上床

表姐到我家拜年,一到我家就入了我房間,除下了白色的長袍,坐到我的床上,專心玩我新買來的X-BOX。表姐一除下那白色的長袍,我就呆住了,裡面穿的是一件大領口的無袖跌肩的寬鬆身短上衣,水藍色的薄料子,露出了小蠻腰。而下身穿著一條顏色配襯無腰頭的半截裙,質料是薄薄的

時代的創傷

這是我的故事,是我們一家的故事。但是,我不知道應該怎樣開始述說。也許我應該從頭開始,引導你經歷我的整個過程,讓你詳細地瞭解事情的發生、發展和結局。我不知道事情是否做錯了,我真的不知道。也許,我是真的錯了,但是什麼才是對的呢?我不知道。但我想,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